老天还是偏爱笨小孩:从拖延症晚期到国家统计局

2020-09-07 23:36:50 来源:贵州大树教育

分享到:

姓名:向同学

笔试分数:134.6分

面试分数:84.1分


我是向同学,毕业于西南民族大学物联网工程专业,在没有决定考公之前,我的人生没有什么规划。大学一直抱着60分万岁的想法过了四年。大三的时候,面对就业还是考研这两个方向,我选择了考研,原因是不想这么快进入社会,想再读(wan)三年的书。

决定考研后,和爸妈说了自己的想法,妈妈很开心我终于对人生有了一点规划,但是,因为后期自己的自制力太差,考研也以失败告终。考研失败后,妈妈也没有给我太大压力,反而安慰我说,“人生还这么长呢,让你早点吃些苦也挺好的”。这时候,我周围的同学和朋友不是已经签了offer,就是已经拿到了考研的录取通知书。而我已经错过了秋招和各个银行国企的招聘。

 那段时间,我心里很急,像无头苍蝇一样不知道怎么办。直到有一天,我看见朋友晒了他在大树培训获得笔面第一的朋友圈,那时候既为他开心,也为自己着急。


于是我联系到了朋友,他告诉我大树的学习氛围很好,老师也很负责,还给我分享了大树的公众号,看了公众号的学员故事,顿时受到了鼓舞,想马上到大树来学习。

可是,作为拖延症晚期的我,在受到鼓舞后,短暂地打起了几分钟的精神,退出了公众号,熟练地打开了游戏。大概又浑浑噩噩了几个月,毕业后的一次事情让我真正有了斗志,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坚定了我考公的决心。

微信图片编辑_20200907233206.jpg

毕业后,在家里蹲了几个月,家里一直奉行的是奖励政策。我因为大学花钱大手大脚没有一点点积蓄,整天待在家又被断了生活费,想买的化妆品没钱买,每次问妈妈要都被“念”很久,她能从化妆品扯到我不努力学习,不努力学习以后到了老年就只能凄凄惨惨地过着日子,因为钱我低下了头,只能乖乖地听妈妈的教训。

这让我明白了经济独立的重要性!想要经济独立怎么办?找工作呀!我飞速点开了大树的官网,联系了我的销售丹丹老师,丹丹老师结合我的实际情况向我推荐了大树的课程,在与丹丹老师的聊天中,我感受到了大树的细心和温暖,马上就向爸妈说了要来大树进行培训。

我是九月二十一来到大树的,接待我的是慧姐,她和我聊了很久,谈了很多关于公考的内容。从交谈中,可以感受到慧姐的热情,也可以感受到大树是一家很专业并且对于公考的理论拥有自己独特见解的机构。

大概因为自己是理科生的原因,对于申论完全摸不着头脑,给我们上申论理论课的是闫老师,他先是给我们讲解了一些方法论,再通过一些真题来一一进行解释,让我从一开始地摸不着头脑到稍微推开了申论的大门。

接着给我们上申论强化课程的张英奎老师,他的思维很活跃,逻辑很缜密,知识面也很广,听他上课需要记的东西很多,稍微一发呆就会听不懂。我们的行测文科分别是张老师,理科是白老师。

张老师上课很有激情,对于文科有一套自己的独特见解,她不会让你死记那些特征图,而是通过一道道经典的题目让你在脑海中形成适合解题的思维结构。白老师给我的印象和张老师刚好相反,白老师属于娓娓道来型的,就像邻家的大姐姐一样。

她们俩的风格虽然不相同,但是她们的专业程度和对待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是相同的。国考选岗的时候,因为专业的原因,我找了很多次张老师和白老师,她们每次都不厌其烦地给我分析岗位的历年分数线以及我自己与岗位的匹配度等等。在后期我感觉很焦虑的时候,也是张老师安慰我,告诉了我很多大树学员的例子,帮助我走出了焦虑。

笔试成绩出来后,我第一时间告诉了张老师和奎哥,因为看大家在网上晒的分数都很高,我对自己的分数没啥把握。忐忑地过了一晚,吃午饭的时候,奎哥发消息说我进了!心里的石头暂时落了下来,但是我也深知,对于我这种容易紧张不敢大声说话的人来说,这只是过了第一关,后面还有更大的难关等着我去攻破。

后来来到了大树的面试班,上面试课的时候,带班老师吴老师和小方老师就指出了我最大的问题:胆怯讲话没底气。这个问题也伴随着我面试的始终。

上课第一天,我就发现面试的理论比笔试更难,再加上奎哥跳跃的思路,面试的理论我直接听得云里雾里。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们有五个多月的时间准备面试,对于一些基础比较好的同学来说这是场难熬的疲劳战,战线拉得太长会影响心态,对我而言,其实算是一个机会。

这个时间可以让我好好纠正自己语言表达和气势上的问题,充实答题内容的深度。这五个多月来,通过带班老师的耐心指导以及线下和结构化小组的兄弟们每天的练习,我自己好像变化了不少,变得没那么胆怯,对面试也渐渐有了信心。

终于到了面试的那天,一大早铁路公安的小伙伴(你们一定能成功!)就来住的地方给我们送考,到了考点还有大树老师准备的热水和上岸公仔,这让容易紧张的我心情平静了很多。

到了侯考场,考场工作人员抽完签,就通知我们去看题室准备看材料,我居然抽到了第一考场第一个,得知这个消息后,又开始紧张了起来,之前就听说第一个进去分不会太高,抱着这种很紧张的心情,我进了考场。

引导员打开考场门后,我脑子一片空白,眼前也很模糊,走错了位置,等到回过神来,才赶紧走到了考生席,向考官们一一问了好,坐下后,主考官在念考试规则前和我说了一句话:你是第一个考生,可能有些紧张,不要紧张。

正是因为主考官的这句话,让我马上调整了心态,心里想考官们都是知识面很广,阅人无数,水平很高的大领导,在他们面前我可能就是一个小屁孩,我需要完成的就是把自己积极的一面展现给他们,让他们觉得“诶这个小孩还不错,挺积极的,很适合这个岗位”。

答完题向考官们表达感谢后,我走出了考场。长长地叹了一大口气,一方面觉得自己表现还不错,一方面觉得抽到第一个分肯定不高,对于需要逆袭的我来说已经凉透了。

微信图片编辑_20200907233144.jpg

回到酒店,妈妈一直安慰我说第一个进去那就是第一名,家里的长辈知道我考完后,怕我心情不好,带我去了周边一个庄园种菜(现在我种的白菜应该长出来了)分散注意力。到了晚上八点,接到了总队打来的电话,说恭喜我通过了面试,我还问了一句,真的吗?电话那头笑了起来,我也笑了起来。

我的考公经历也是很奇妙,说起来我不是最厉害、最聪明的那一个,但我应该算是最幸运的那一个,备考期间一直没自信,一直否定自己,好在坚持了下来,也取得了好的结果。大概就像歌里唱的那样“老天爱笨小孩”吧!



姓名:向同学

笔试分数:134.6分

面试分数:84.1分


我是向同学,毕业于西南民族大学物联网工程专业,在没有决定考公之前,我的人生没有什么规划。大学一直抱着60分万岁的想法过了四年。大三的时候,面对就业还是考研这两个方向,我选择了考研,原因是不想这么快进入社会,想再读(wan)三年的书。

决定考研后,和爸妈说了自己的想法,妈妈很开心我终于对人生有了一点规划,但是,因为后期自己的自制力太差,考研也以失败告终。考研失败后,妈妈也没有给我太大压力,反而安慰我说,“人生还这么长呢,让你早点吃些苦也挺好的”。这时候,我周围的同学和朋友不是已经签了offer,就是已经拿到了考研的录取通知书。而我已经错过了秋招和各个银行国企的招聘。

 那段时间,我心里很急,像无头苍蝇一样不知道怎么办。直到有一天,我看见朋友晒了他在大树培训获得笔面第一的朋友圈,那时候既为他开心,也为自己着急。


于是我联系到了朋友,他告诉我大树的学习氛围很好,老师也很负责,还给我分享了大树的公众号,看了公众号的学员故事,顿时受到了鼓舞,想马上到大树来学习。

可是,作为拖延症晚期的我,在受到鼓舞后,短暂地打起了几分钟的精神,退出了公众号,熟练地打开了游戏。大概又浑浑噩噩了几个月,毕业后的一次事情让我真正有了斗志,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坚定了我考公的决心。

微信图片编辑_20200907233206.jpg

毕业后,在家里蹲了几个月,家里一直奉行的是奖励政策。我因为大学花钱大手大脚没有一点点积蓄,整天待在家又被断了生活费,想买的化妆品没钱买,每次问妈妈要都被“念”很久,她能从化妆品扯到我不努力学习,不努力学习以后到了老年就只能凄凄惨惨地过着日子,因为钱我低下了头,只能乖乖地听妈妈的教训。

这让我明白了经济独立的重要性!想要经济独立怎么办?找工作呀!我飞速点开了大树的官网,联系了我的销售丹丹老师,丹丹老师结合我的实际情况向我推荐了大树的课程,在与丹丹老师的聊天中,我感受到了大树的细心和温暖,马上就向爸妈说了要来大树进行培训。

我是九月二十一来到大树的,接待我的是慧姐,她和我聊了很久,谈了很多关于公考的内容。从交谈中,可以感受到慧姐的热情,也可以感受到大树是一家很专业并且对于公考的理论拥有自己独特见解的机构。

大概因为自己是理科生的原因,对于申论完全摸不着头脑,给我们上申论理论课的是闫老师,他先是给我们讲解了一些方法论,再通过一些真题来一一进行解释,让我从一开始地摸不着头脑到稍微推开了申论的大门。

接着给我们上申论强化课程的张英奎老师,他的思维很活跃,逻辑很缜密,知识面也很广,听他上课需要记的东西很多,稍微一发呆就会听不懂。我们的行测文科分别是张老师,理科是白老师。

张老师上课很有激情,对于文科有一套自己的独特见解,她不会让你死记那些特征图,而是通过一道道经典的题目让你在脑海中形成适合解题的思维结构。白老师给我的印象和张老师刚好相反,白老师属于娓娓道来型的,就像邻家的大姐姐一样。

她们俩的风格虽然不相同,但是她们的专业程度和对待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是相同的。国考选岗的时候,因为专业的原因,我找了很多次张老师和白老师,她们每次都不厌其烦地给我分析岗位的历年分数线以及我自己与岗位的匹配度等等。在后期我感觉很焦虑的时候,也是张老师安慰我,告诉了我很多大树学员的例子,帮助我走出了焦虑。

笔试成绩出来后,我第一时间告诉了张老师和奎哥,因为看大家在网上晒的分数都很高,我对自己的分数没啥把握。忐忑地过了一晚,吃午饭的时候,奎哥发消息说我进了!心里的石头暂时落了下来,但是我也深知,对于我这种容易紧张不敢大声说话的人来说,这只是过了第一关,后面还有更大的难关等着我去攻破。

后来来到了大树的面试班,上面试课的时候,带班老师吴老师和小方老师就指出了我最大的问题:胆怯讲话没底气。这个问题也伴随着我面试的始终。

上课第一天,我就发现面试的理论比笔试更难,再加上奎哥跳跃的思路,面试的理论我直接听得云里雾里。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们有五个多月的时间准备面试,对于一些基础比较好的同学来说这是场难熬的疲劳战,战线拉得太长会影响心态,对我而言,其实算是一个机会。

这个时间可以让我好好纠正自己语言表达和气势上的问题,充实答题内容的深度。这五个多月来,通过带班老师的耐心指导以及线下和结构化小组的兄弟们每天的练习,我自己好像变化了不少,变得没那么胆怯,对面试也渐渐有了信心。

终于到了面试的那天,一大早铁路公安的小伙伴(你们一定能成功!)就来住的地方给我们送考,到了考点还有大树老师准备的热水和上岸公仔,这让容易紧张的我心情平静了很多。

到了侯考场,考场工作人员抽完签,就通知我们去看题室准备看材料,我居然抽到了第一考场第一个,得知这个消息后,又开始紧张了起来,之前就听说第一个进去分不会太高,抱着这种很紧张的心情,我进了考场。

引导员打开考场门后,我脑子一片空白,眼前也很模糊,走错了位置,等到回过神来,才赶紧走到了考生席,向考官们一一问了好,坐下后,主考官在念考试规则前和我说了一句话:你是第一个考生,可能有些紧张,不要紧张。

正是因为主考官的这句话,让我马上调整了心态,心里想考官们都是知识面很广,阅人无数,水平很高的大领导,在他们面前我可能就是一个小屁孩,我需要完成的就是把自己积极的一面展现给他们,让他们觉得“诶这个小孩还不错,挺积极的,很适合这个岗位”。

答完题向考官们表达感谢后,我走出了考场。长长地叹了一大口气,一方面觉得自己表现还不错,一方面觉得抽到第一个分肯定不高,对于需要逆袭的我来说已经凉透了。

微信图片编辑_20200907233144.jpg

回到酒店,妈妈一直安慰我说第一个进去那就是第一名,家里的长辈知道我考完后,怕我心情不好,带我去了周边一个庄园种菜(现在我种的白菜应该长出来了)分散注意力。到了晚上八点,接到了总队打来的电话,说恭喜我通过了面试,我还问了一句,真的吗?电话那头笑了起来,我也笑了起来。

我的考公经历也是很奇妙,说起来我不是最厉害、最聪明的那一个,但我应该算是最幸运的那一个,备考期间一直没自信,一直否定自己,好在坚持了下来,也取得了好的结果。大概就像歌里唱的那样“老天爱笨小孩”吧!


在线咨询